杨晓兰:对土耳其货币危机的思考

发布者:陈英发布时间:2018-08-02浏览次数:313

从一个处于对外开放状态的经济体而言,没有什么宏观经济政策目标比稳定币值更为重要。如果汇率持续下跌,经济体就会像面临暴风雨的木屋一样岌岌可危。汇率暴跌若形成货币危机,会导致资金从银行体系、股市、房地产抽离,引发银行危机、股市危机,最终导致系统性金融危机的爆发。上世纪的拉美金融危机、东南亚金融危机都是这样的例子。历史总是在不经意间重演,近期土耳其里拉的大幅贬值引发了全球关注,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黑天鹅事件。

土耳其的货币危机从外因上看主要是受到强势美元的影响。从2014年以来美联储结束了量化宽松政策,逐步进入加息通道,导致强势美元。特朗普政府推行的减税政策进一步刺激了全球美元回流。也就是说,美国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上的转变使国际市场对美元的需求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美元吸引力的提高必然对新兴经济体的货币产生贬值压力。历史上,拉美金融危机和东南亚金融危机都是在强势美元的背景下发生的。除美元升值之外,美国和土耳其关系恶化,美国对其采取加征关税等经济和贸易制裁手段,摧毁了投资者对土耳其的信心,成为货币崩盘的导火索。

美元强势和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对很多经济体都形成了挑战。为什么危机会首先在土耳其爆发?这是因为土耳其虽然在过去十年经济保持着高速增长,但也存在通货膨胀、贸易赤字、外债高企等问题。具体而言,引爆货币危机的内部原因主要有三点。首先,土耳其外债比例较高,严重依赖短期美元贷款来填补经常项目赤字,外币债务已经超过GDP50%,接近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时的危险门槛,美元升值严重加剧了债务负担;其次,土耳其在过去几年中为刺激经济增长,把利率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在美元加息的背景下这不可避免地刺激了资金的外流;第三,今年年初以来土耳其通货膨胀率持续高于10%,购买力的下降使人们丧失对货币的信心,进一步加剧了货币对外贬值的幅度。

值得关注的问题有两个,第一,土耳其货币危机会不会传染和扩散到其它新兴经济体?第二,同样面对美国贸易战压力的中国能否保住币值?对于第一个问题,一个较为普遍的看法是外债负担较重的经济体,如印度,阿根廷,南非等的确有爆发货币危机的风险。对第二个问题,笔者的看法是人民币汇率应该能稳定在一定区间内,理由如下:首先,我国长期处于经常项目的盈余,最新的2018年第二季度数据中经常项目顺差58亿美元;其次,我国外债的负债率约为14%,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最后,我国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中包括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债券,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稳居全球第一的外汇储备足以狙击做空人民币的国际投机客。虽然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和金融市场都面临一定的压力,但我们有理由相信监管当局有能力应对汇率市场的挑战。

虹口校区
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200083)
松江校区
中国上海市文翔路1550号(201620)